歡迎來到中國船舶在線 郵箱 | 登錄
游艇郵輪

美洲杯觀察|意大利人壯志未酬

發布日期: 2021-03-18 來源:游艇業雜志 訪問量:



原創 林靜 游艇業雜志

2021316日,新西蘭首都奧克蘭天氣晴朗,10節海風輕拂海面,但此時的奧克蘭無人享受輕松愜意,因為美洲杯帆船賽已經進入關鍵時刻。當時比分6:3,新西蘭酋長隊Emirates Team New Zealand領先意大利月神隊Luna Rossa Prada Pirelli Team,按照先得7分為贏家的規則,新西蘭隊已經進入局點。賽場風向不是很穩定,風擺使得比賽推遲了半個小時,讓本來就劍拔弩張的氣氛更緊張了。

奧克蘭懷特瑪塔港

終于起航倒計時開始了,新西蘭隊和意大利隊都看好場地右側,意大利隊沒有搶到右側位置,只能在新西蘭隊左側啟航,新西蘭稍遲一點,過線后馬上迎風換向奔向場地右側,意大利隊只能選擇風擺不利的左側,繞第一個門標時新西蘭已經領先7秒。接下來新西蘭隊越跑越完美,兩隊的距離越拉越大,最后新西蘭隊一騎絕塵,以領先49秒優勢拿下這場比賽。新西蘭酋長隊衛冕成功,美洲杯將繼續留在新西蘭!

新西蘭隊7:3成功衛冕

壯志未酬

從美洲杯世界巡回賽和普拉達杯中AC75賽船的表現來看,這款帆船船速如此之快,很難執行傳統帆船比賽的戰略戰術,好像所有的策略都在起航上,如果起航占優勢,領先的帆船很難被反超。

意大利隊(右)與新西蘭隊

美洲杯開打后新西蘭和意大利隊頭3天都是各贏一場,賽1-6 比分 3:3 平,意大利隊舵手Jimmy Spithill的起航長項名不虛傳。但第4天局勢出現根本性變化,賽7意大利隊起航占優勢,前半場一直擋在新西蘭隊前面,中場后一不留神讓對手溜出鐵砂掌,結果新西蘭船反超拿下1分,打破了起航決定論的神話。賽8最富有戲劇性,Jimmy再次起航領先,風力越來越弱,新西蘭隊犯了一個嚴重錯誤,順風換向時不慎失速跌落水中,眼看著意大利隊飛來飛去,一度領先4000米。當新西蘭隊舵手Peter Burling準備絕望時奇跡發生了,意大利隊順風換向時操作失誤也落水了!新西蘭隊這1分真是撿回來的。

9明顯感覺得到意大利隊玩命了,船上對話明顯增多,再一次Jimmy起航領先,一路壓著新西蘭隊,直到最后一程犯了一個致命錯誤,把新西蘭隊趕到風擺有利的右場,結果被人家反超了。賽10是文章開始的那一幕,比分3:7,意大利隊壯志未酬。

筆者觀賽心屬意大利隊,只因筆者是Jimmy Spithill 的粉絲。但新西蘭隊贏得讓人心服口服,新西蘭隊船速至少快2-3節,它落后時距離并不是越拉越長,領先時就一溜煙兒了。筆者認為意大利隊雙舵手設置也許缺乏領導力,做決定時兩個人商量著來,對直覺是個束縛,Jimmy的表現不是很穩定,他的強烈攻擊性沒有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

意大利隊雙舵手之一Jimmy Spithill

除了船速的劣勢,意大利隊整體水平不如新西蘭隊,操作錯誤比較多,僅靠Jimmy一個人的起航才華很難力挽狂瀾,或許能再多掙幾分,比分可能是7:4 7:5,翻盤成6:7 不大可能。

新西蘭隊每次出征,岸邊有土著毛利人手舞足蹈念念有詞,他們在招呼海神,乞求關照,原住居民的法事也許很靈驗呢,這也許是衛冕隊東道主的一個優勢吧。

美洲杯變遷

首屆美洲杯帆船賽發生在1851年的英國,當時的獎杯被稱作百鎊杯,航線是環英國南部的懷特島。來自美國紐約帆船俱樂部New York Yacht ClubNYYC的挑戰隊駕駛雙桅帆船美洲號以絕對優勢戰勝所有對手,當美洲號闖線后,觀賽的維多利亞女王問:誰是第二名?得到的回答成為經典:陛下,沒有第二名。”“百鎊杯改名洲杯,被昵稱為故尊Auld Mug的獎杯跨洋過海去了美國,這尊精美絕倫造價不菲的銀質紅酒容器至今尚未回到英國。

美洲杯獎杯Auld Mug

美洲杯帆船賽成為世界上歷史最長的體育賽事,170年來舉行了36屆,圍繞造船比賽的愛恨情仇有無數精彩故事,有億萬富翁的著魔迷戀,有設計分歧的法庭相見,有傳奇船長的高光時刻,有挑戰未遂的欲罷不能……美洲杯是財富的象征,它代表了國家榮譽,它給前衛最大膽的帆船設計提供了平臺,由此而驅動了帆船技術的創新和發展,是水上運動終極高端賽事。

幾乎所有飛躍性造船技術都首先亮相在美洲杯帆船上,比如早先帆船都是木質的,率先使用玻璃纖維做船體的就是美洲杯賽船,為了證明符合約束賽船設計的贈與契約Deed of Gift,賽后硬是在船體上打了個洞來測量船幫厚度,現在玻璃纖維船體已經成為帆船的主流。隨著帆船技術的發展,贈與契約不斷被修改,如今奪冠隊有特權定義下一屆美洲杯的賽船規格,本屆賽船AC75就是新西蘭和意大利隊共同定義的。

筆者從2000年開始關注美洲杯,20002003年兩次前往奧克蘭觀賽,那幾屆的賽船(IACC)是傳統的單單體龍骨船,戰術和船速同等重要,比賽短平快,很有觀賞性。2010年瓦倫西亞美洲杯比較離奇,挑戰者美國甲骨文隊以三體船對抗衛冕隊瑞士阿靈基隊的雙體船,贈與契約只規定了吃水線長度為90英呎(27米),兩隊的船寬都卡在上限27米,甲骨文隊采用了固化硬主帆27x27x69(米)(吃水線x船寬x桅桿高度)的三體船與27x27x62(米)的雙體船船速明顯不在一個量級上,結果甲骨文隊挑戰成功。之后的美洲杯規定賽船關鍵參數,各船至少外觀一致,各隊在細節上下功夫,比賽更為公平。

2013年舊金山美洲杯從帆船技術上是個飛躍,雙體船AC72引用了水翼技術,船起飛后整個船體高出水面,速度可以達到風速的兩倍以上,航行跟飛行合二而一。水翼船速度如此之快,比賽的危險系數也隨之升高,不同賽隊在訓練和比賽中出現多次翻船事故,瑞典隊一名隊員翻船后不幸溺水身亡。現在船員比賽時戴頭盔和保護裝備,每人還配備割刀及少量氧氣,以防翻船后被困在水中。

意大利隊隊員口銜割刀

2017年百慕大美洲杯AC50也是固化硬主帆水翼雙體船,各隊必須采用相同船體和主要部件,挑戰隊新西蘭酋長隊創新地用踩單車代替了手搖把,成功地把獎杯故尊捧回新西蘭。

AC75賽船

2021年第36屆美洲杯賽船AC75仍然是水翼船,但回歸單體船軟主帆設計,各隊在水翼、船體、船舵、雙面軟主帆等主要部件上有一定的創新空間。這是一場財力和智力的角逐,是人才和資源的比拼。僅以意大利月神隊為例,據報道其賽船由90人的開發團隊花了78000小時造成,估價在800-1000萬美元,參賽成本至少1億美元(數據來自CEO雜志)。

AC75 賽船與其說是帆船,其實更像飛艇,流線型的船體光滑圓潤,水翼像兩只觸爪似的伸在船體兩側,交替著上升下落,當船逐漸加速水翼壓力差足夠大時,船體一躍而起高出水面,水中部分僅剩水翼和船舵,船在空氣墊上航行,遠看好像外星人的UFO飛進地球了呢。AC75只需要6節風就可以起飛,船速可以是風速的3倍以上而達到50多節,迎風和順風轉向時兩個水翼交替下落上升,整個過程船體保持飛行狀態,就像平衡在刀刃上,對11名船員之間的技術協調要求極高。

英國隊(右)與意大利隊使用的AC75水翼帆船

船內所有機械操控都由液壓系統通過計算機完成,舵手眼睛盯著儀表上的各個數字,操控通過按鈕和游戲桿,船上已經沒有絞盤和繩了,絞盤手搖動手柄只是給液壓系統加壓,AC75技術上非常復雜,維護和改進各系統對岸隊要求極高。本屆美洲杯4條賽船各有千秋,作為外行只能看看熱鬧,比較明顯的是新西蘭隊的水翼形狀為“T”型,而其他賽隊的水翼為“Y”型。新西蘭水翼也比其他隊更小,理論上阻力小速度更快,但也更不穩定,更難操控。

群英薈萃

按照慣例,美洲杯在衛冕國家進行,或在衛冕隊指定的地點,本屆比賽地點在新西蘭首都奧克蘭。衛冕隊新西蘭酋長隊仍由年輕的Peter Burling掌舵,Peter2017年為新西蘭贏回美洲杯時只有26歲,成為最年輕的美洲杯成功舵手。挑戰隊有3個,分別來自美國、英國和意大利。美國魔法隊American Magic代表紐約帆船俱樂部,由美洲杯沙場老將新西蘭人Dean Barker掌舵。英國英力士隊INEOS TEAM UK由德高望重的英國紳士Ben Ainslie爵士掌舵。意大利月神普拉達耐力隊(簡稱月神隊)創新地設置了左右舷兩名舵手:意大利帆船名將Francisco Bruni和澳大利亞傳奇舵手Jimmy SpithillJimmy 2013年舊金山美洲杯美國甲骨文隊的舵手,那年挑戰隊新西蘭酋長隊由Dean Barker掌舵,美國隊在比分1:8輸棋幾乎成定局的情況下連勝8場,比分追成9:8而衛冕成功,成為美洲杯歷史上最驚天動地的大翻盤。

新西蘭酋長隊舵手Peter Burling

美國魔法隊舵手Dean Barker

英國英力士隊舵手Ben Ainslie

意大利月神隊雙舵手Francisco Bruni(右二)和Jimmy Spithill(左二)

挑戰隊參賽目的不盡相同。從1851年至1983年,美洲杯獎杯故尊一直由紐約帆船俱樂部把持,美國魔法隊意在把故尊請回紐約。英國英力士隊也是沖著獎杯來的,170年了,是時候把故尊奪回來了,本來這件銀器就是英皇的嘛。意大利月神隊多次挑戰美洲杯未遂,用月神隊主席普拉達集團CEO Patrizio Bertelli 的話說,美洲杯讓他著魔般的癡迷,二十年來他不遺余力地投入,勢在挑戰成功,讓故尊去意大利走一遭。

3個挑戰隊都是由商業巨賈贊助的,但衛冕隊新西蘭隊資金的一大部分來自新西蘭政府,贊助商是新西蘭納稅人。新西蘭人口只有五百萬,全民最在乎的兩個體育運動一個是美洲杯,另一個是橄欖球。衛冕美洲杯新西蘭可謂注入傾國之力,疫情爆發以來新西蘭實施最嚴格的邊境管控,病例近乎清零,全世界頻頻取消體育賽事,但美洲杯卻力排眾難如期進行。筆者原計劃駕帆船海友號去新西蘭觀戰的,但遺憾地被關閉的邊境困在了大溪地。

人滿為患的賽事村里,

人們完全忘記了“社交距離” 本屆美洲杯的運作模式是先在不同場地進行世界巡回賽,由于疫情的影響,原定在20204月的意大利和6月英國的兩場巡回賽都被取消了,只有12月中旬奧克蘭最后一場如期賽成。然后是表演性質的圣誕系列賽。接下來20211-2月份3挑戰隊角逐普拉達杯(Prada Cup),冠軍隊贏得挑戰美洲杯的資格,3月份美洲杯正式開打,整個賽事持續三個多月。

賽事花絮

世界巡回賽各隊測試賽船、摸底對手,也是衛冕隊決賽前不多的熱身機會。4個賽隊發揮最好的是新西蘭隊51輸,其次是美國隊42輸,意大利隊33輸,最差的是英國隊6場全輸,據說是船的設置有些問題。不知英國隊做了什么特殊改進,普拉達杯循環賽(Round Robins)中英國隊一掃頹勢,6場全贏進入決賽。

英國隊舵手Ben Ainslie帶克利伯環球帆船賽創辦人Robin Knox-Johnston爵士體驗英國隊賽船“Britania

普拉達杯循環賽中英國隊6場全勝進入決賽

最不幸的是美國魔法隊,在普拉達杯循環賽中不幸翻船。魔法隊在50節船速情況下迎風換向,這時來了一陣強風,主帆位置沒有調到位,船頭扎入水中導致翻船,內部裝置把船幫砸出了一個大洞,船內進水差點兒沉船。美國魔法隊放棄兩場比賽,岸隊夜以繼日地修復賽船,數天后魔法隊重返賽場,無奈賽船似乎經常有故障,魔法隊很快就出局了。意大利月神隊以7:1擊敗英國英力士隊奪得普拉達杯冠軍,贏了美洲杯入場券,比賽贏得毫無懸念:意大利船至少比英國船速度快2節。

美國魔法隊翻船

意大利隊戰勝英國取得挑戰者資格

由于突發新冠病例,在整個比賽期間奧克蘭有兩次熔斷封城,使得比賽推遲了數天。

對話意大利月神隊領隊

Max Sirena

意大利月神隊領隊Max Sirena

在普拉達杯決賽進行中,筆者有幸采訪了意大利月神隊的領隊Max Sirena,這是郵件采訪內容的一部分。

林靜:月神隊看起來很有內聚力,隊員們在水上表現非常鎮靜,請問您是如何打造一支強隊,挑選隊員的標準是什么?

Max Sirena我們的目標是組建一支由高技能的技術人員和有才華的水手組成的隊伍,隊員能夠創造性思考,最重要的是要有團隊精神。總之,作為美洲杯隊員意味著每天要跟一百多個人一起工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不言而喻將這么多從事不同職業和不同運動的人聚集在一起,維持和諧和團隊精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最基本的是團隊要有統一的態度和方式以便一起工作。

林靜:在美洲杯世界巡回賽中,月神隊兩度戰勝英國英力士隊,但在普拉達杯循環賽中三次負于他們。決賽中月神隊越戰越勇,三天內以5:1戰勝英力士隊,你們做了哪些正確的事以取得如此的成績?

Max Sirena當群策群力創造賽船時,我們集中精力在空氣動力學方面,從而找到一系列技術層面的解決方案,比如說兩名舵手。我們知道要花些時間適應這個新設置。我們也意識到前面比賽中的錯誤是因為缺少時間來找到船上適當的節奏和平衡。

林靜:Jimmy Spithill對月神隊最有價值的貢獻是什么?

Max Sirena從基地大門的保安到AC75賽船舵手,每個成員都對團隊做出貢獻。Jimmy無疑有豐富的美洲杯經驗(成功經驗)。我相信他的態度非常積極,他是一個真正的斗士,他決不放棄,他在團隊中制造了強大的競爭氣氛。

2013年第34屆美洲杯中,Jimmy Spithill帶領美國甲骨文隊奪得冠軍

林靜:您是如何想出設置兩名舵手的主意?船迎風和順風換向時確實看著很平穩。具體是如何工作的?做決定時 Spithill Bruni 是平等的嗎?

Max Sirena 原先只有 Francesco Bruni一個舵手,某個12月傍晚 Jimmy 打電話給我,問有沒有機會加入月神隊。那時很自然地就想到了兩名舵手的安排。轉天我開始評估兩名舵手的可能性,這個設置有一系列的優點,比如說舵手不需要從船的一邊跑到另一邊,尤其突出的是在船的過度狀態中提供更好的控制。這些優點被如下事實所證明:所有的賽隊都開始模仿我們的設置,特別是在開賽前這段時間。

領隊Max Sirena(左)與舵手Francesco Bruni

林靜:這是您第七次參加美洲杯挑戰,很多隊員也參與美洲杯多年,競爭對手變成了隊友,反之亦然。這對隊友之間的關系有何影響?請問您如何管理團隊活力?

Max Sirena美洲杯是一個相當小的圈子,從前的隊友變成了現在的對手,這種情況并不罕見。我們都是專業人士,事實上當你為一個賽隊工作,目標就是把你的一切貢獻給那個隊。對手們比賽結束后總會有時間一起喝咖啡的。

新西蘭隊舵手Peter Burling(左)與意大利隊領隊Max Sirena

林靜:Jimmy Spithill 在開賽戰術上極有天才,普拉達杯決賽中月神隊開賽都很不錯。請問您是如何平衡安全和攻擊性?

Max Sirena這是對抗賽的基本常識,這樣的賽事努力贏在起跑線上是通識。這是一對一的比賽,如果一開始就領先于對手,你會有很好的機會保持這個優勢。在承擔風險和限制損壞之間找平衡,這個技能完善于多年的經驗和大量水上及模擬器上的訓練。

林靜:單體船 AC75 和上一屆雙體船 AC50 的主要區別是什么?從技術上來講更難或是更容易?

Max Sirena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船,從控制和穩定性來說AC75 AC50更先鋒,跟雙體船不同的是,這是一條完全創新的船。另外從比賽角度,我們回歸迎風起賽,使比賽更加開放,對比之前的美洲杯,開賽前階段更有趣更重要。

林靜:疫情對你們的美洲杯挑戰是否有影響?您是如何管理研發、造船及訓練水手的?

Max Sirena:絕對有很大影響。事實上20204Cagliari20206Portsmouth世界巡回賽的取消讓我們無法跟其他賽隊做比較,也無法理解我們的研發達到了什么水平。進入新西蘭也同樣的困難,有各種入境限制,機票很難搞定。我們最終還是進來了,處在無新冠的氣泡中。疫情使世界處在極大的困境之中,我們有更大的動力為意大利和正處在艱難中的父老鄉親們好好干,他們在家鄉關注跟蹤賽事,我們定更努力,多多地給他們送去歡樂的夜晚。

2021 317日凌晨于大溪地



相關附件:
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_国产欧美亚洲综合第一页_国产日韩欧美有码在线视频